老爸的书柜

January 23, 2009

老爸的书柜是个聚宝盆,满是发黄的令人生畏的数学书,从小到大陪伴着我成长。这次回到家,面对着这亲切又陌生的老爸书柜,很是感慨。
 
小学时隔着玻璃仰望书脊上的字,只认识几个诸如“数学”“分析”“方法”等字眼,盼望自己何时才能读读这些书。
初中时翻出了《数学悖论》,拿着“理发师谎言”之类的数学玩笑去唬人。
高中时勉强能看看《初等代数》,只是觉得用其中的方法解奥数题犀利好用。到大学,远在上海的我,拿着学校发的《高等数学》,依然让我想起老爸的书柜里的那些似乎永远看不懂的书。现在,我回家了,重新站在了老爸的书柜前。这些书,原来一直安静地在等待着我。
再探老爸的聚宝盆,找到的宝物,足以让我长膘颓废的寒假过得充实:
 
1979年高教第一版的W.Rudin的《数学分析原理》,还是上下册,在学校时就想找来好好看看。
1983年北大第一版MA.ARMSTRONG的《基础拓扑学》,新图书馆有这本书,当时嫌被人蹂躏得太旧,这下可以单独享用了,不知道是否能比MUNKRES的那本浅显一些。
1982年高教第一版的苏联哪位数学家(俄文看不懂:()的《泛函分析》,死磕一下吧,让人头大的”分析“。
还有武大计算数学所出的《计算方法》,苏步青先生编写的《微分几何》,以及科普读物《古今数学思想》。。。。。
 
这些书安静地在书柜里等待着我,这一等就是21年,是努力去拾起它们的时候了。
Advertisements
终于把第一道鬼门关过来了。20个小时考3门专业课,无疑对我这种平时不上课,作业也不做的人一个挑战。

上过2,3次的微机和4,5次课的信号,以及上个星期的自控,复习起来让人大脑僵化思维停滞。现在来看,2天完成预习复习扫题速成是最节约时间的方法,实在想不通这些知识得铺到整整一个学期来听所谓的老师讲课,然后做作业吸收消化。
这三门课讲了些什么东西呢?

微机讲了几个8254等70,80年代的片片的功能和汇编语言。感觉等于在背机器操作手册。1)操作手册值得花这么东西去学么。2)机器底层的东西做个了解就行,好比多数开车的人完全不用去折腾发动机的构造和工作原理,况且还是60,70年代已经淘汰的发动机。3)在PPT上讲硬件这种教学方式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学习工程的东西实际去做才是效率最高的,把自己电脑给拆了捣鼓绝对比坐在教室看PPT人云亦云来得影响深。老师提倡过这种学习方式么?大家习惯了这种书本知识也就没觉得奇怪。也就难怪社会上说大学生的动手能力还没大专生的动手能力强,这真是大实话,企业要的是能拿着一堆硬件解决实际问题的人,而不是8254几个引角画图应该怎么连到8255上。

自动控制。说是在处理控制问题,但现在学完了依然不知道如何解决控制问题。大部分时间费在讲如何手画BODE图,根轨迹图,而这些用MATLAB一句话就可以写出来。状态空间最有用,却最被忽视。枉费我期待老师能自然引导到markov process上面去。

信号。虽然这个课我只去过几次,上课的白老师不错,物理意义讲地相当清楚。可惜下面没多少人愿意真正去理解这种变换的物理以及数学意义。信号变换的数学本质就是谱方法,数据的基展开投射问题。可惜这门课只是讲了些基本的正交基变换在信号处理中的应用(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如何解题通过考试)。可惜这门课上课时间跟张老师的统计学习课冲突,自然就。。。

其实一切问题都应该上升到系统层次来看待。比如说现在清楚大脑V1是在做sparse coding的小波基展开,而后面的系统过程呢?嘿嘿,entropy真是个好东西,让人可以暂时跳开不清楚内部系统构造的困境,从functional的角度来推测系统的行为。神经实验学家还得努力开瓢呵,别老让做计算神经的走在前面了。

这土鳖的考试周。遗憾的不是不得不暂时中断自己的研究工作,而是遗憾,见到如此多的人将考试变成自己学习的目的,分数做为自己的毕生追求。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