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P, 中国VS美国

April 28, 2009

刚去听了个关于DSP的主题报告,分别是来自做DSP很好的中国大学教授和美国大学教授,以及TI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各自做了关于信号处理研究方面的报告。这两方的差异(非差距)太明显了。
中国关于DSP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硬件和工程方面的应用,如何利用现有的板子搭建硬件系统。而美国教授的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理论方面的突破(其中一个RICE大学的教授做compressive sensing)。对于“研究”二字,谁的贡献大一些呢?
虽说中国是在做硬件,但核心芯片还是在用别人家TI公司的产品。个人以为,单从研究工作来说,只是停留在现有阶段,而理论突破,才是发展的根基所在。这也是中国研究发展的问题,能踏实做理论工作的人太少太少,而大部分人不过是为了申请维持实验室运作的研究经费,高举大字报(为了解决汽车自动驾驶,为了解决脑功能成像XXXX),召集手下苦工一样的研究生而拼凑一些已有的硬件系统混日子。。。

会后,跟RICE大学工程院的系主任Burrus讨论了一些做理论的问题,从compressive sensing谈到仿脑计算,看来他老人家也是挺顶仿脑计算的,挺爽。回来一查他的资料,Burrus也算是信号表征领域的大牛,在FFT,WAVELET信号表征方面都做出了挺好得贡献。

回实验室路上在走廊上碰到胡广书老师了,会上还问了他个中文问题。他老人家也算是中国信号处理的先驱人物。抓出讨论了一会清华的信号处理的研究情况,那是相当的工程~~

有意思的是,胡老是清华生医工的系主任。一个美国大学做信号处理的系主任,一个中国大学做信号处理的系主任,这差异咋就这么大呢??

大赞张振跃

April 22, 2009

泡泡大赞张振跃先生,国人的骄傲。此教授张非彼“爱我别走”歌手张。

中国本土教授群里有多少能在自己研究领域站得出来,说得起话的?多少能靠实际工作而非暴力强占(这个咱就不多说了,叫兽叫兽)以第一作者身份不停做出好的研究工作的?

勉励自己,在这个污七八糟的学术界混荡的时间里(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一辈子?),能留下些真正有意义,影响到后来人的工作。

讲两个冷笑话

April 8, 2009

貌似今天是交大11X年校庆,讲两个冷笑话以示祝贺。

笑话一:很交大,很郊很大,很骄傲很自大

笑话二:很早很早以前从猴哥那听来的。复述一下:

二食堂外一辆三轮车翻了,因为旁边拉着交大校庆横幅。

昨天Arkillusion去同济129礼堂参加了冰力先锋乐队比赛,虽说结果不怎么样,玩得还算开心,小小总结一下。

1,校园乐队跟社会乐队明显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现场演出不仅仅靠音乐本身的内容,还要靠乐队整体对舞台的控制与渲染。经常跑场子的社会乐队对舞台有出色的控制力,而校园乐队这点就大大欠缺了,经历的演出都是土鳖学校里的啥圣诞晚会,迎新晚会之流的小型演出。这点也情有可原,谁叫我们是那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参赛选手。但就音乐本身来说,我们毫不逊色,是在场唯一几支能拿出象样的原创作品的乐队之一,其他大多数是穿得风骚努力装逼的翻唱乐队。技术是可以死磕提高的,但对音乐的那份感觉,是没法后天获取的。

2,成员不在状态。这大三了大家都比较忙,虽说咱们是成立两年多的老乐队,每周保持排练,但最近两学期基本没接任何演出,失去了对舞台的感觉,排练房死磕的感觉和面对一千多人观众的感觉那是完全不同。

3,该出错的地方还是出错了,汗。点评我们的评委是冷酷仙境的主唱林笛老师,蛮荣幸的,想当年还去看过冷酷仙境在育音堂的live。给的意见是原创有心意,但乐手技术欠缺,歌曲编排有问题。忍了,最终还是归结到自己没把整首歌的意思表达出来。

4,果真是吃在同济,食堂那是相当的赞。且很喜欢同济校园那种人情气息,虽小但很有活力,这才是大学的感觉。回到土鳖交大,这种感觉越发强烈。校园大,食堂大,实验室大,图书馆大就牛逼了么?关键还是在“人”这一点上。

5,临走是遇到一个同济协会的负责人,在筹建一个关于西藏的公益活动,想把我们这首原创作品作为这次公益活动的主题曲。这颇让人感动,还是有人能理解这首歌。

6,我突然发现自己挺喜欢舞台艺术的。聚光灯一打,我就自尊心极度膨胀,觉得自己特NB:)

泡泡也艺术

April 1, 2009

艺术是大脑对客观世界的重塑表达,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虽然艺术家在重塑客观世界时,加入了相当多主观成分,但力求“对客观世界表达”这一核心思想没有改变。艺术家的风格,正是这些主观成分的统计意义的体现。

印象派凡高,现实主义伦勃朗,中国水墨山水,西方宫廷油画,这些诸多流派的背后,起支持作用的是人脑对客观世界的感知。将这种感知,用画笔表达出来,就成了艺术–对客观世界的主观提炼。建立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将对解释“感知认知”有着很深的意义。这跟用fMRI, EEG,抽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有所不同,但却是另一个有效的切入途径。

越加觉得人类大脑系统的伟大。

另外一个比较囧的事儿是昨天我才想起明天Arkillusion要去参加一个“冰力先锋”乐队比赛,最近太学术。。。。演出曲目是我们自己的一首原创作品,长达8分钟(比赛要求是一首歌,咱们8分钟也算一首歌拉:)的《朝圣》。泡泡作词,其实初稿写于07年川藏路上的背包旅行中。

附词:

朝圣路上的信仰
呼啸着穿越经幡丛林 脉动的风马旗注视天空
经文沉睡着随风远行
虔诚记录古老传说

 天路上的宗教舞者 背负着不曾改变的希望
殉生于途是最大的幸福
坚韧是他们存在的力量

 垭口岩穴玛尼石柱六字箴言 在这条漫漫朝圣路上寻找信仰
经幡风马天空伸展
丈量大地 无畏重归灰烬的死亡

 那不化的冰雪 那飘摇的经幡
那肃穆的寺庙 那手持经筒的老人
活着
是在朝圣的路上

 
征途中的朝圣着
天路上的宗教舞者
背负着不曾改变
不曾改变的希望
风引导迷世的心灵
前世来生我已遗忘
活着是在朝圣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