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P, 中国VS美国

April 28, 2009

刚去听了个关于DSP的主题报告,分别是来自做DSP很好的中国大学教授和美国大学教授,以及TI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各自做了关于信号处理研究方面的报告。这两方的差异(非差距)太明显了。
中国关于DSP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硬件和工程方面的应用,如何利用现有的板子搭建硬件系统。而美国教授的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理论方面的突破(其中一个RICE大学的教授做compressive sensing)。对于“研究”二字,谁的贡献大一些呢?
虽说中国是在做硬件,但核心芯片还是在用别人家TI公司的产品。个人以为,单从研究工作来说,只是停留在现有阶段,而理论突破,才是发展的根基所在。这也是中国研究发展的问题,能踏实做理论工作的人太少太少,而大部分人不过是为了申请维持实验室运作的研究经费,高举大字报(为了解决汽车自动驾驶,为了解决脑功能成像XXXX),召集手下苦工一样的研究生而拼凑一些已有的硬件系统混日子。。。

会后,跟RICE大学工程院的系主任Burrus讨论了一些做理论的问题,从compressive sensing谈到仿脑计算,看来他老人家也是挺顶仿脑计算的,挺爽。回来一查他的资料,Burrus也算是信号表征领域的大牛,在FFT,WAVELET信号表征方面都做出了挺好得贡献。

回实验室路上在走廊上碰到胡广书老师了,会上还问了他个中文问题。他老人家也算是中国信号处理的先驱人物。抓出讨论了一会清华的信号处理的研究情况,那是相当的工程~~

有意思的是,胡老是清华生医工的系主任。一个美国大学做信号处理的系主任,一个中国大学做信号处理的系主任,这差异咋就这么大呢??

2 Responses to “DSP, 中国VS美国”

  1. Xiaodi said

    你觉得做compressive sensing的DSP的家伙们,贡献大?还是Emmanuel Candes贡献大?Rice也在做工程。另外,别趁机寒碜别人,你自己做下一个compressive sensing去才是王道

  2. Bubble said

    回xiaodi:这只是在初步比较现在国内和国外做DSP的一些情况。当然,从美国的国内DSP工作来比的话,又是另外一个情况了。可能美国有诸如TI公司来承担(或者与诸如RICE,CMU合作)负责理论工程化的任务(严格来说国内现在连理论工程化都远远算不上),而美国大学的教授只管任起所好做好理论就行。这条链已经建立,而不像国内DSP现状,(理论,工程化,实际应用,推广)四样还是混沌状态,如果都要靠大学来承担,那只能四不像。说事实,没寒碜别人的意思另外,从纯学术的角度来说,理论谁的贡献大的问题,祖师爷Donoho可能比Candes大一些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