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庆祝交迥大学SCI论文数首居全国高校第二, EI居全国高校第四, 国内期刊论文数继续保持全国高校第一….恩,数据说话.
http://www.sjtu.edu.cn/newsnet/shownews.php?id=23836

祝交迥大学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上永不停息,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Advertisements

琐事儿算个事儿?

November 25, 2009

最近状态极其糟糕。诸多事情搀杂在一起,也许说出来,心里才能舒服一点,那么,容忍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唠叨几句。
1)果然眼界是随着一个个DEADLINE而不断提升的。回过头来反思自己,不得不强烈鄙视自己在所谓的“研究”上面的无知与弱小,翻看以前愣头写下的“心得体会”和闯的祸事,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无知者无畏这句话来形容很恰当。
2)欠的数学书太多,让人颇感压力。一时半会提高不了猴急也不是办法,这内功非得靠长期积累才行,OK,后面这几个月注定要与数学们形影不离了。
3)申请本来对现在的我来说不是个事儿,但啥开成绩单,推荐信,PS等等,以及仍然欠ETS 32美刀而被冻结的GRE,二战仍然土鳖尚在RESCORE中的IBT成绩,实在让人放松不下来。to apply or not apply, that’s problem, apply了对于弱小的我依然是call for rejection。。。
4)土鳖交大的课程越加土鳖了。土鳖到大四安排的所谓科研实习就是画一个星期的电路板,然后焊一个星期的电路板,还得调试通。看来这学院不是培养洗试管跑电泳培养大肠杆菌高手,就是培养专业电焊工。你焊电阻的?你丫才焊电阻的,你全家都焊电阻的。你跑电泳的?你才跑电泳的,你全家都跑电泳的。
5)现在感觉,在国内做科研最大的阻力其一是认真做科研的永远是少部分人,而话语权往往是掌握在多数人手中,迫使少部分人还被受打压和欺负;其三,个人观点,做科研的人最希望得到的不是金钱呀什么的奖励,而是尊重,这一点,也许并不是某个人某个机构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近来煤体抄作的所谓“发SCIENCE的海龟回国摆地摊事件”,让人觉得这背后看客们价值观的扭曲,哪一天,这社会的价值和个人的价值全部由房地产,娱乐文化和工资水平决定时,那么也就不需要知识和和推动知识进步的那批人了,而那批人又何必自讨苦吃,不如回家务农?其三,是知音难求。做学问的人应当不是publication-driven, graduation-driven,而是interest-driven。对于新的想法或者看到拍案叫绝的paper都找不到人讨论,是痛苦的。比如此次CVPR,deadline弄完了就完了,连一个可以讨论分享一下真情实感的人都没有,神啊,赐予我几个可以探讨问题的同胞吧。。。。。

最后,ZZ一个我觉得很爽的段子,我希望以后能遇到这样的人,进入这样的圈子,把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人,一定很幸福。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同实验室有一位印度老博士后,这位老印说他从前每个月都会掰着手指头计算自然和科学杂志是哪一天出版。到了那大喜的日子他会起一个大早沐浴薰香第一个冲进图书馆,捧着仍然带着墨香的杂志一口气从头读到尾,然后拍着桌子大叫一声爽!

hello and goodbye to memory

November 20, 2009

想起了她,想起了她,心里依然在流血,脸上依然在流泪。记忆越想抹去,越抹不去。八月成灰,一切都重归寂静,身心清明,不会再有尘世的烦恼,留下了诺大的世界和一个小小的我。

这是命么?几年前在阿坝藏区旅行相遇的那一次回眸,也是命么?一起路过 阿坝 成都 西安 咸阳 法门寺 天水麦积山 普陀山 九华山 黄山。剩下的五台,近期动身去转山,完成遗愿。
两年前写了首歌,可惜没能唱给你听,成了这辈子的遗憾。
—–
我冥冥之中与你相遇,是偶然还是命中注定 虽然太短暂 记忆,抹不去你
两条相交的直线 是否还能有相会的一天 两个人相遇 是继续还是忘记
———————————————————————-分割线
人们总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什么东西,有个所谓的理想,或者说是为了什么而活着。人生太短暂,现代人慧根本来就浅,又在这个末法时代,能随遂自身的愿望修习正法(这里正法不一定指佛法,泛指科学,哲学以及一切智慧和文明的积累)的人,太少太少。自己也修为太差,积累不够,现在唯一的想法,是踏实读一点书,踏实行一点路,惜福惜德,让自己在这股洪波里,不要迷失了自己。
前面一段工作终于告一段落,谢谢XIAODI一路的相助与指点,胜读万卷书。可惜我不是female,不能以身相许,也没妹妹,不能介绍给你结为亲家:)。也感谢老张,能给予我的工作以肯定和鼓励,成为超越这个土鳖交大诸多荒唐事情的一丝安慰。小燕肯定也很欣慰,看着我,能振作起来荣辱不惊地面对这些事情,只是再也没有机会午夜从实验室出来时还能打电话聊知识聊文学聊研究的心得体会聊天聊地聊世上一切可笑之事。再也没有机会。
在书桌上放了好久,终于能好好看看林语堂先生的《人生不过如此》和李叔同先生的书了,这简单地让人快乐。

斗鸡寓言,引以自鉴

November 18, 2009


纪渻子为王养斗鸡。十日而问:“鸡已乎?”曰:“未也,方虚憍而恃气。”十日又问,曰:“未也,犹应向景。”十日又问,曰:“未也,犹疾视而盛气。”十日又问,曰:“几矣。鸡虽有鸣者,已无变矣,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异鸡无敢应者,反走矣。”

须将‘虚、静’纳入自己的心性修养,才能真正炼心性,开明眼。想来,这才是这一个多月最大的收获。
斗鸡寓言,时时引以自鉴。

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这两所学校在compute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的强劲势力让人震撼,拿任何一所美帝名校来比都好不逊色。既有Anat Levin, Michnal Irani,Yair Weiss这些新星,又有Shimono Ullman,Shmuel Peleg这种老前辈。。。

我在想,KAUST是否某一天也会成为这样的学校,迪拜的神话,让人相信中东地区是impossible is nothing。以及,中国等多少年才能出个这样的研究机构呢。。。。。
值得一提的是Levin和Weiss均在MIT进修过一段时间,然后归国效力。很遗憾,最近的浙大回应海龟跳楼事件和周志华事件教育我们,对于有自己学术追求的学生和学者们,最佳选择要么是待国外不回来,要么改行进industry不在学霸充斥的小圈子里混了。正所谓,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