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的魔术师

December 15, 2011

今天逛了最后一天的SIGGRAPH Asia 2011 Hong Kong,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视觉的盛会。虽说SIGGRAPH是计算机图像领域的顶级会议,但是参加会议的不仅有学术研究者,动画特效公司,还有全球很多独立艺术家参与展示他们的与视觉相关的project。这种多文化多角度的融合,比单纯的学术会议,如CVPR,  更能启迪心智。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影响的还是一位艺术家的talk. 这位来自挪威的艺术家Eirik Solheim与大家分享了自己creative idea的来源,听后我个人颇有收获。主要有以下几点:

1,play with expectation.

2,   play with scale.

3,   play with time.

每分析一点的时候 Eirik都会给一些艺术创造的例子,其中在说明第三点的时候,他介绍了他之前的一个project: One year in one image. 让我颇为感叹。他给出了下面两幅图:

图1

图2

其实他这个project的技术设计很简单,就是一台固定的相机对着一个场景,设定好程序,每隔30min采集一张图片。但这个程序持续的时间非常长,长达1年,一共采集了大约16 000张图片。这些图片包括了整个一年的自然变化。如何把这个时间上的大规模数据表示在一张图片上呢?一个很naive的做法就是拼接。于是这个作品产生了。图1是分别采样了4个季节的一张图片拼接,展示出了四季的更替。而图2的图像上的一列是采样自16000张图片上的对应一列,依次按时间顺序排列。这样就把16000张图片里包含的整整一年的自然更替信息表征了出来,相当impressive。后来Eirik还做了个follow-up的工作One year in 2 minutes ,把16000张图片串成一个2分钟video, 也是很漂亮。

链接1:One year in one image

链接2:One year in 2 minutes

其实这背后更本质的问题是,如何把时空动态信息表征在一张静态图片里,Eirik的这个想法真是相当漂亮。最近在看社会学,行为学,心理学方面的书,我越来越觉得,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以及艺术家研究问题的方法和想法,比如说heuristics, empirical methodology, 才是更结合实际和更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法。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研究的这个系统太复杂,从top-down, model-based methodology出发很难真正解决问题。这一点,以后再把我的想法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牛逼的Paul Buchheit

December 7, 2011

Adsense, Gmail的主要研发者。增加此人进我的hero list。推荐这篇博文:

The two paths to success

“It’s often said that people become entrepreneurs because they can’t handle a regular job. Perhaps these people are simply too “defective” to fit into any mold, or maybe they lack the extrinsic motivation necessary to care about bosses, performance reviews, and other things which are so important for success in the corporate environment. However, what they do have is the creativity and natural sense of direction necessary to run their own business. I doubt that this is a coincidence.。。。”

http://paulbuchheit.blogspot.com/
这些make difference to the world的人才真正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几个星期前在电影院看红得发紫的电影《那些年一起追的女孩》,其中一个场景高考结束后大家问男主角以后要做什么,他回答:“我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因为有了我,让这个世界,而有一点点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