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逼的Paul Buchheit

December 7, 2011

Adsense, Gmail的主要研发者。增加此人进我的hero list。推荐这篇博文:

The two paths to success

“It’s often said that people become entrepreneurs because they can’t handle a regular job. Perhaps these people are simply too “defective” to fit into any mold, or maybe they lack the extrinsic motivation necessary to care about bosses, performance reviews, and other things which are so important for success in the corporate environment. However, what they do have is the creativity and natural sense of direction necessary to run their own business. I doubt that this is a coincidence.。。。”

http://paulbuchheit.blogspot.com/
这些make difference to the world的人才真正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几个星期前在电影院看红得发紫的电影《那些年一起追的女孩》,其中一个场景高考结束后大家问男主角以后要做什么,他回答:“我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因为有了我,让这个世界,而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Advertisements

做研究的态度 自勉

March 26, 2011

跟晓刚老师在商量改CVPR的camera-ready paper的事情,改了几次,为了一些reviewer提出的不是很恰当的问题有了些分歧,于是有了下面一段邮件里的话,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晓刚老师的治学严谨,与大家共勉:

Just try our best. Some reviwers know your field very well, some not. But their reviews are all  useful because the readers are also at different levels. Later on you will understand getting the paper accepted is only half of the work. We need to spend a lot of effort to let people recognize it. Carefully preparing your poster is part of it. Also take any opportunity to give a talk on your work. Maintain a webpage for your project. If possible, try to share your data… I wish people can well understand your work and cite it.

从去年8月份到CUHK, 到9月份开始这个project, 直到现在准备提交camera-ready,同晓刚老师一起经历了推公式,写代码,做实验,写论文,截稿,写 rebuttal,  以及最后文章被接收,文章注册。这整个过程,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晓刚老师对学术研究工作的仔细和严谨。学术工作作为自己目前的事业,才刚刚开始,还有太多太多东西需要去学习,这跟当年本科时拍脑袋按兴趣做research的情形有了本质的不同。希望自己能淡定而扎实地将这条路走下去。

The process of abstraction

February 28, 2011

记得上周听了豪放姐Jeannette Wing的演讲,关于computational thinking中最重要的一个概念: the process of abstraction。Jeannette来头其实不小,CMU的CS的系主任,真是女中豪杰,其声如洪钟,气宇轩昂,再加上她之前一个演说者,  Andrew Chi-Chih Yao(对此人不予评论)的反村,更有震撼全场之气场。只让我感慨在学术圈子混,更进一步,理工科学术圈子混的女性,的确有先天优势。。。

扯得有点远了。经过这一阵子赶deadline,做实验,写paper的一些思考,感觉到这个the process of abstraction的确是各种研究问题中普遍存在的“道”。以我自己比较熟悉的研究领域来说,Vision中的根本问题之一是representation, 而graphical modeling中根本问题之一是 structure,其实这两个根本问题的来源都是abstraction,对这些根本问题进行思考,对一些已知的现象进行抽象化思考,再在这两者建立联系揭示一些共性,就会是一个有意义的研究工作。

近来得到一些高人指点,有茅塞顿开之感,也想清楚了怎样的生活才适合自己。趁着年轻气盛,着眼于一些unstructured problems,去追求一些纯粹的东西,才是活着的所在。另外,前阵子还看了个让我挺感动的短片,梦骑士,恩,大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钱很重要么?其实,动动脑子包装一下,找个起薪50W的工作挺容易。但这种为了别人而活,为了工作而活的生活,让我恐惧。想想看,一周按dailyroutine工作个5,6天, 闲暇时去餐厅吃个饭,按部就班地到电影院看上映的电影如《青蜂侠》,再周末去看场演出,再有时间就陪女友无所事事的逛街。。。想想就觉得恐怖!!从心所欲,不逾矩,也许才是我所追求的生活吧。

change

January 3, 2011

难道又将是一次里程碑式的转型?白羊座的野心太大了,何况还是本命年。let’s wait and see.

Jitendra’s Dynasty,这就叫CV的大神,这就叫霸气。。。

Malik’s Academic Family Tree

http://www.cs.berkeley.edu/~malik/student-tree-2010.pdf

(文件过大,请右键另存后查看)

quota from it: ”Don’t ask what segments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the segments…”

Malik太威武了,CV的半边天都是他的后生。看看同志们认识几个轮盘里的。。

大道无形

December 5, 2010

道家经典《清静经》中说:“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道德经》二十五章中也提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

有些时候,不得不赞叹这个所谓“道”的东西主持着这个世界的运行。我们所见所感只是对“道”所投射出的空间的观测,其背后的准则和定律,是有识之士们毕生所追求,想要揭示和探索的目标。

中国古代三大家的思想家们,都在为“道”而费尽心血。道家老子,单凭5000字《道德经》,纵横贯通对“道”无形的阐述,就可立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思想家。儒家孔子,闻道老子而不得,在终末之年感慨:“朝闻道,夕死可矣”。释家经典《金刚经》第一要义,“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也是在分析所见所识等有相的东西,只是凭空构造出来的,如梦幻泡影。色既是空,空即是色。道,才是永恒存在的东西。

物理学,其实也是从科学的角度来洞悉这个世界背后运作的规则。这句话在物理学中很流行:we do not create the physical formulations, we discover them by empirical research. 也就是说,这些物理定理,5000年前就在那里,不过是人类的科学家发现了它们在人类语言上的表征形式。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一直觉得动物,昆虫,如蚂蚁蜜蜂,也在不停地发现“道”在它们自己语言上的表征形式,只是我们不能理解罢了。现在很多生物学的研究就是用物理定律在人类语言上的表征形式去验证它们在其他生物上的表征形式。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在通过transfer learning,从地球上其他生物身上世界运行的规律,原因很简单,人类的存在时间比起蚂蚁在这个地球上的存在时间,短得太多,这好比新生向老生学习混社会的道理。让人遗憾的是,因人类的妄自菲薄而灭绝的生物,不计其数,这相当于毁灭掉了人类可以transfer learning的对照样本,让愚蠢的人类自己拍脑袋想这些本存在于这些observation上面的运作定律,难度大为增加,好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悲哀。

扯得有点远了。自己作为Computer vision研究圈子的学术工作者,写这篇博客的动机来源于最近对做CV研究的methodology的一些思考。现在CV研究两级分化很严重,一种是Engineering-based CV, 一种是Science-based CV。其实与其说两级分化,不如说是Engineering-based CV一家独大。我自己不喜欢Engineering-based CV的东西,image retrieval, object recognition,也可能了解得不太多, 就不妄加评论了。因为最近正在做的project,费了很多时间形而上学地understand motion。虽然之前也做过motion相关的一些工作,但感觉只是隔靴挠痒,并没能触及事物的本质,也就是上面所说的“道”。这些思考总结起来其实很简单,上面的论述也为此做了铺垫,即:我们得到的所有与motion相关的特征信息,如optical-flow, trajectory,都是对motion现象的observation, 怎么从这些observation推算和构造出产生这些外在observation的dynamic process,才是问题的关键。

看来,所有学问都有共通之处,多transfer learning,多透过观测看本质,这“道”,才是王道。

道教经典《清静经》中说:“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道德经》二十五章中也提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

Jianbo Shi

November 18, 2010

八卦八卦,原来Jianbo Shi本科时候在CORNELL的时候就发过CVPR了。。一次1993,大三;一次1994,大四。。。目前为止大四那篇引用率2800+ 。其导师TOMASI在STRUTURE  FROM MOTION方面也有里程碑式的工作。研习这些老PAPER, 收获颇丰。PAPER还是陈粮的香啊。

后来的NCUT就不说了,引用率4000+。

可惜最近没啥动向,厚积薄发?

拜一拜。

依然思考得不够

November 17, 2010

每天认真理性思考的时间依然不够。

也许持续保持理性权衡远离非理性因素才是思维水平进步的关键。不为谁停留,只因在路上。

学术神马的都是浮云,能混才是王道。

学术不过是到达某些人生高度的手段罢了。比如说你本科出来工作10年可能挣得到500万,it’s OK,  但工作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在MIT, STANFORD悠闲地搞几年所谓的学术的人生体验。提升自己智商水平就这几年,钱随时都可挣,要挣就挣大钱,你愿意帮别人打打杂做做表格画画图做低智商的工作维持生计熬50年买房也没办法。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国目前的情况只需要各种民工,况且读书读傻掉的例子也比比皆是,读书无用,大家都进富士康算了。

我老子总爱对我说,把自己的稀饭吹冷,莫管别人的汤圆,很有道理啊。至少,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还算满意,这是一盘很大的棋,目前为止还下得不错。

又见米特

October 26, 2010

刚扫了最近的一期三联生活周刊,讲述MIT的整个光荣史。想起了2年前MIT CSAIL的主席Eric Grimson来交大的演讲,记住了一句话:we need to think about the unstructured problems. 这句话,一直在影响着我对研究工作以及自己所做工作的看法和观念。

其实世界真是小,Eric是正好是晓刚老师当年的导师。最近他和Dahua也coauthor了一些工作,想必也是Dahua的指导老师。

世界上没有所谓理想的东西,因为理想总是脆弱而不堪一击,只有活着的偏执,偏执到可以为了一个曾经不可企及的想法而不顾一切,并且一直偏执下去。